补壹刀:美国对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情况的介绍,已经足够令人担忧

补壹刀:美国对于乌克兰生物实验室情况的介绍,已经足够令人担忧

执笔/顾晨

自俄罗斯对乌克兰开战以来,一个宣称乌克兰境内有20多个美国的生物实验室的说法,很快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这个说法是由俄罗斯方面提出的,而且早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动武前,这个说法就存在了。美国方面则称这是俄罗斯编造的假消息,辩解说美国在乌克兰境内资助的实验室只是用来处理苏联时期遗留下来的生物武器,同时这些实验室还能通过研究危险的病原体,为乌克兰各地预防流行病发挥作用。

然而,即便抛开俄罗斯的那些被美国说成是“disinformation”的说法,只看美国政府、主流媒体和正规智库发布的关于乌克兰那些生物实验室的信息,也足够让我对这些实验室感到害怕,并对美国的角色感到担忧。

我的这种担忧主要来自三点。

首先,在2022年3月13日,美国主流媒体CBS新闻网的国家安全跑口记者David Martin表示,美国国防部有官员告诉他说,乌克兰的那些美国资助的生物实验室,确实在进行危险的病原体的研究,而美国对这些实验室提供过支持。他的原话是“……these biomedical research facilities that Ukraine has, where they do research on deadly pathogens like botulism and anthrax……US has been providing support for some of the research being done in those facilities……”

同时,在2020年4月22日,美国驻乌克兰大使馆亦曾承认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是美国资助的,这些实验室里存有“危险的病原体”(dangerous pathogens)——尽管美方的说法是,这种研究是为了“研发疫苗”。

然而,在2020年7月28日美国Politico网站刊登的一篇宣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可能会把新冠病毒“武器化”的文章中,一名美国国防部的前官员Andrew Weber表示生物武器的研究是可以被伪装成正规的疫苗研究的。

其次,根据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在2020年6月25日刊登的一篇文章,美国以“减少生物武器威胁”的旗号在前苏联地区资助的许多实验室,本身就是苏联时期的“生物武器实验室”。

这篇文章还提到,在苏联时期,这些实验室对外打出招牌恰恰是“应对瘟疫”。这和美国如今宣称这些实验室是为了“应对疫情”的说法,可谓是如出一辙。

另外,这篇文章称,直到苏联解体以及美国的介入,这些实验室才被美国转变为了“和平”的用途,并称这是美国“伟大的外交政策成就之一”。但这恰恰也说明美国对这些实验室的用处,是有着很大的话语权的。美国对这些实验室的话语权,亦其2005年与乌克兰卫生部签订的协议中,也展现得淋漓尽致。

评论已关闭。